大油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博客 BLOG<返回博客列表页
从赫鲁晓夫墓碑铜像看俄罗斯的雕塑艺术
2014-12-19 20:31
分类: 杂谈

因为本人爱好美术,这次俄罗斯游行程有限,如果不去“特列基亚科夫画廊”,则必须去看看“新圣女公墓的灵园雕塑”。其原因有二:1、作为表现个体和形体的美术,雕塑比绘画更深刻、更形象;2、在俄罗斯这样一个雕塑艺术大国,雕像随处可见,而唯有灵园雕塑是距离现实生活最近的,而且可以近与之近距离“交流”的形象艺术

搜遍网络,写俄罗斯的雕塑艺术的文章铺天盖地,几乎都是抄来抄去,千篇一律,一律千篇,了无新意。网上谈赫鲁晓夫墓碑的文章也很多,但是都极其肤浅。最常炒作的一句话是:“很少有人知道给他设计墓碑的人是与赫鲁晓夫结过仇的人。”其实网间都知道,赫鲁晓夫墓碑的设计者曾经和赫鲁晓夫发生过对骂,并非是“很少有人知道”。

据说,赫鲁晓夫在一次与艺术家聚会时酒喝高了,信口开河地斥责雕塑艺术家涅伊兹维斯内:“把你的头塞进马桶里,你从马桶里向上看,看到一个人正在便溺的那一部分就是你的艺术。”而且拿涅氏的名字开涮:“再说你的名字吧,叫什么涅伊兹维斯内(俄语含意:没有名子的人)?有多古怪,你怎么起了这么个鬼名字?这不是胡来吗!”呵呵,我们的赫同志真堪称语言艺术的天才,国际共运中无人能比!放在今天,可以和北美崔哥一较高低了。

涅伊兹维斯内立马反驳赫鲁晓夫,说他是美学界的文盲。当赫鲁晓夫骂他是同性恋时,涅伊兹维斯内首先向在场的文化部长福尔采娃表示歉意,不该当着女同志的面说粗话,接着用大不敬的口吻回敬赫鲁晓夫:“赫同志,你现在就找一个大姑娘来,我当面证实给你看,看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同性恋!”

最后的结果是赫鲁晓夫与涅伊兹维斯内握手告别。后来涅伊兹维斯内在与赫鲁晓夫的助手进行了一次谈话,教了一份用于消除报纸中负面影响的检查后(苏共中央审阅认为不能通过),竟然平安无事!赫鲁晓夫在当时可是权势熏天啊,涅氏竟敢和国家1号人物对骂,如果在某国会怎么样?!

赫鲁晓夫是唯一死后没有葬在红场的前苏联最高领导人。在“新圣女公墓”里,赫鲁晓夫的坟墓十分显眼。墓基由4块花岗石板拼成,一边嵌着亡者的姓名,另一边嵌着亡者的生卒年:1894—1971。墓基的北端伫立着一块约3米高2米宽的墓碑。墓碑由黑白两色的花岗石几何体交叉组合在一起。赫鲁晓夫的头像就夹在黑白几何体的托座上。墓碑整体上是抽象派的风格,但头像则完全是写实主义的作品,它的作者就是以现代派雕塑而出名的涅依兹韦斯内。


莫斯科“新圣女公墓”中的赫鲁晓夫墓


前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尼基塔·谢尔盖耶维奇·赫鲁晓夫


让涅伊兹维斯内设计自己的墓碑是赫鲁晓夫的遗嘱。于是网上又有各种评论,有的说,“赫大概是对自己过去的言论有所醒悟”;还有的说,“是艺术家对赫鲁晓夫的宽容”,等等,其实这都是些极其肤浅的匹夫之见。在谈论为赫鲁晓夫设计墓碑的原因时,涅伊兹维斯内说:“因为他值得我这样做。”可见生者与逝者的心是相通的。这种相通,最终是通过赫鲁晓夫的头像雕塑表现出来的。看过赫鲁晓夫墓碑头像的人千千万,但是真正能看懂的人却寥寥无几。请看网上的评论:“我望着赫鲁晓夫的金色的头像,他只是目视着前方,固执地撅着嘴。”“赫鲁晓夫的头颅从花岗石中探出来,紧盯着来往的后人,微笑着倾听后人对自己的评价。”下面是我拍摄的赫鲁晓夫墓碑头像的特写照片,从下面这张特写中你能看出赫鲁晓夫是在微笑吗?!


赫鲁晓夫墓碑头像特写,摄于2014年6月25日下午4时。


请仔细看看:赫鲁晓夫是在微笑还是苦笑?是冥思还是苦想?是后悔还是忏悔?是欣慰还是冀盼?是向往还是失望?好像是,又都不是。一个曾在联合国大会上摔过皮鞋,与涅伊兹维斯内对骂...因为改革党内特权而被赶下台的悲剧人物的内心世界尽在不言中!

能与生者进行心灵沟通的雕塑,才是真正的雕塑艺术,但是在敝国我没有见到过。在俄罗斯可能有不少这样的雕塑,但我又很少有与之近距离交流的机缘。这次去“新圣女公墓”,主要是奔着王明墓和赫鲁晓夫墓而去的;但是看王明墓雕塑,感觉只是有其形而无其神,而赫鲁晓夫墓碑铜像,让我感受到了生者与逝者的交流,没有让我失望。只有与生者有过“对骂”交流,而且与之有过神交的雕塑家才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,从这个角度讲,雕塑艺术也是一种心灵的艺术

标签: 俄罗斯 文化
  • 浏览: 1689

  • 收藏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评论

暂无评论

博客分类

博客标签

文件归档

访问量

今日 (0)

总访问量 (0)

热门博客主
重磅博文
<
>